我的 2020

2021-01-06

本博客所有文章采用的授权方式为 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谢谢。

声明:
本博客欢迎转发,但请保留原作者信息!
新浪微博:@Lingxian_kong;
博客地址:孔令贤的博客;
微信公众号:飞翔的尘埃;
内容系本人学习、研究和总结,如有雷同,实属荣幸!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无论对谁。

刚刚过完圣诞节和新年,两个节日加起来有半个月之久,节日气氛相当于国内的春节了。因为是在南半球,圣诞节比较特殊,在夏季。刚来新西兰的时候还不太适应,特别是看到圣诞游行时穿着厚厚衣服的圣诞老人,总觉得很搞笑。几年下来也逐渐习惯了,特别是对于在这里渐渐长大的孩子们来说,中国的春节在这里并不如圣诞节这么有气氛,对于没有在国内经历过春节的孩子们来说有些无感。

儿子对圣诞节也有了期许,圣诞节的前几天就开始像模像样的给圣诞老人写信,告诉圣诞老人自己想要的节日礼物,然后小心翼翼的装进信封,投递到自己家门口的信箱里。到了圣诞节的这一天早上,就会惊喜的发现客厅的圣诞树下真的有一个礼物,满心欢喜。

当然,总会有一天他会发现,原来小的时候每年给自己送礼物的圣诞老人根本不存在,不知道他会不会失落。希望他还是会继续对这个世界充满期待和感恩。

突如其来的疫情

2020 年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样子。也改变了家的样子。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并不知道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强,更没有想过疫情的影响会持续多久。随着全世界集体进入常态化抗疫模式,人们才后知后觉,经济要跨了。

在新西兰,大部分人包括很多专家都曾预言,年底房价会掉,会有一部分人因为疫情失业,无法偿还贷款。但事实却刚大相径庭,从新西兰房产协会公布的数字看,第四季度的新西兰全国房价中位数相比去年同期竟然上涨了19.8%,从 $605,000 上涨到 $725,000。低利率是一方面,更多的人其实是担心未来可能的通货膨胀。

当然,经济还是不可避免的一落千丈。新西兰是旅游业大国,客源没了,各大航空公司和遍布大街小巷的 flight center 首当其冲,停飞的停飞,倒闭的倒闭。进出口也受了影响,对于新西兰这样的小国来说,未来步履维艰。

但不得不说,相比于其他西方国家,新西兰还是幸运的。地广人稀,大部分民众也算理智,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充满漏洞的政府防疫工作的坑。

与宏观相比,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发生在每个人身上渺小但丰富的悲欢。

“生不逢时”的二胎

就在 4 月份,新西兰 lockdown 期间,老二出生了。

年初的时候还憧憬着,3 月份能把老人从国内接过来,妹妹一出生,一家 6 口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但因为疫情,所有计划被迫夭折,演变成了我在家 1v3 的狼狈不堪。媳妇身体虚弱,儿子学校停课,女儿嗷嗷待哺。

我在努力的回想当时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但发现我其实是在刻意地模糊脑海中那段痛苦的记忆,只想留下美好。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临产当天,媳妇凌晨 4 点多独自在客厅数宫缩,因为医院的临时政策只允许一人陪产,我把儿子从睡梦中叫醒,开车送他到朋友家待着,儿子没哭没闹;我依然清晰的记得第二天把她们母女从医院接过来,儿子抱着妹妹坐在沙发上爱不释手但又手足无措的可爱样子;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为了祛黄疸,妹妹每天被放在太阳底下趴着睡觉的样子;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媳妇从产后抑郁的阴影中走出来后开怀大笑的样子;我也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个隔三差五来送月子餐的好基友……

很多人问我,生二胎后悔么?

生二胎不是因为有钱,也不是一定要个男孩或者女孩,而是想在这个充满竞争、人情冷暖的年代,为孩子留下一个可以同行的亲人。

当然,在人生的前几年,他们需要陪伴,陪伴就需要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恰恰,在我的字典里,人生就是陪伴。

在抖音上曾经听到过类似于下面的一段话:用不了几年,你看着孩子们漆黑的房间,熄灭的台灯,你就会怀念那个小小的背影,偶尔写字,偶尔摸摸脑袋,偶尔玩,偶尔会喊爸爸妈妈过来一下。看着他们卧室里空空的床,好想再叫他们起床上学,但此时,他们可能已经考入高中或大学,或远或近。不再惹你生气,甚至很少跟你沟通。你的心里会很失落,你可能会怀念以前每天送他们上学看着他们蹦蹦跶跶的进教室,放学回家后坐在他们旁边唠唠叨叨的陪他们写作业的日子。

但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曾经在一个微信群里,大家聊到孩子,一个朋友说:孩子就是一场陪伴,走哪算哪吧。

我特别认同。所以,趁孩子们还没有长大,趁自己还没有老去,好好珍惜吧。

后悔么?不后悔。

我爱上了播客

伺候月子、照顾孩子的日子里,我喜欢上了听播客。

不同于视频和文字,听播客不需要专注于屏幕,关键是还解放了双手,可以边听边哄孩子睡觉。也不同于广播,播客提供了更加沉浸式的体验,可以就一个话题进行更加深入的讨论和思考。互联网时代的播客,能够博得听众好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可以听到不同于主流渠道的声音内容,而播客本身也拥有一个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特点——说人话。

戴上耳机打开播客,仿佛置身一个小饭局,大家推杯换盏聊聊各自的新鲜事,放声大笑其乐融融,而自己竟然可以有免答权,专心做一个旁听者,聊到感同身受的内容时,心领神会会心一笑。

国内做播客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今年,中文播客有了一次小爆发,以至于播主们都说 2020 是播客元年。

但即便有这么多入局者,无论是从渗透率和大众认知来说,播客在当下仍然是一个小众市场,商业模式也不像知识付费行业那样成熟,大家都在摸索。

曾经有一阵时间,连我也想试着做一档播客节目,聊聊新西兰,聊聊移民,聊聊工作,聊聊孩子,聊到哪算哪。但静下心来仔细斟酌了一下,虽然我有表达欲,但目前自身情况有太多的限制,即便做了,也很难坚持下去,于是就放弃了。

做个听众挺好。

后记

阳光明媚的下午,一家人逛完商场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车里放着我在 QQ 音乐里收藏的歌曲《最美的期待》。孩子们很疲惫,本来闹腾的车厢里慢慢安静了下来。我从后视镜只能看到斜后方的妹妹,睡着了,手上还拽着玩具,我低声跟媳妇说:小的睡着了。媳妇顺势看了看她斜后方的哥哥,跟我说:大的也睡着了。车里又沉默了。后面没车,我索性放满了车速,汽车在树荫下缓慢滑行。我在享受这种沉默。

我想,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样子吧。

文章赞赏

赞赏码

文章评论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章节列表